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- 閱讀專區

【點閱數:882】

《晾著》憶中年 林宜澐愛說笑

內容

《晾著》憶中年 林宜澐愛說笑

  • 2010-03-15
  • 中國時報
  • 【林欣誼/專訪】
 ▲作家林宜澐有著傑出的說故事能力,以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切入,總能描繪出一個介於現實與超現實的神奇世界。(范揚光攝)

 ▲作家林宜澐有著傑出的說故事能力,以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切入,總能描繪出一個介於現實與超現實的神奇世界。(范揚光攝)

     「韶光易逝,人老得比狗快…」這話一讀,先讓人發笑,再想一想,又不禁令人玩味了。這就是林宜澐的文字,嘻笑中帶著思索,戲謔又直指核心。他推出最新短篇小說集《晾著》,光是書名,又是一個他樂此不疲的自嘲:「我要去書店看看,我的書是不是被晾著了。」

     身材微胖的林宜澐,今年五十四歲,敦厚的臉上堆滿笑容,好像如果不這樣隨時開開玩笑,就會坐立不安。他喜歡在小說中夾雜俚俗庶民語言:「真是額頭三條線啊…給人賣了還幫人數錢。」又常諧擬誇張的表演風格:「少年仔吸了有智力,老人吸了有活力,女人吸了有魅力,男人吸了真正有夠力。」

     林宜澐說:「我很怕正經八百,那好像把重量都放到一個地方去了。我就想從反面去瓦解,對我來說,喜劇其實是一種平衡。」

     林宜澐擅長短篇小說寫作,四、五千字便展示一場有如夜市賣藥人酣唱淋漓的說唱表演。他在日常的題材中,展現魔幻式的嘉年華時空,遊走在嘲謔和說教、現實與超現實之間。

     從高中受導師劉春城的啟發,開始在週記的一周大事欄創作小說,林宜澐寫作逾卅年,出版過《惡魚》、《耳朵游泳》、《東海岸減肥報告書》等小說與散文集,二○○九年剛從花蓮大漢技術學院的教職退休。然而,他的寫作生涯不像同輩小說家,隨著資歷累積而漸入文壇「核心」。長居花蓮的他,一直有點游離、有點閒淡,卻從沒放棄寫作。

     比起在檯面上出風頭,他喜歡隱身小說幕後,就像樂團中他最喜歡「鼓手」的位置。近幾年他熱衷投稿花蓮歷史悠久的地方報《更生日報》。他笑 說,每天早上去美崙山運動公園散步,下山就去公園門口的閱報亭,找找看今天自己的小說登出來沒。《晾著》是近年他在《更生日報》等報刊的作品結集,小說中 依舊有著濃濃市井氣味。

     林宜澐認為,台灣鄉土文學只有「農村」,卻少有書寫「街路人」經驗的作品。「街路人的背景介於鄉村和大都會之間,是像花蓮、豐原這樣的小市鎮,我小說的人物很多就是從這裡來。他們融和了勤奮和奸巧,有種在夢想和現實中拉扯的複雜性。」

     隨著年紀越大,對人生的體悟益深,《晾著》寫出一種中年的回憶及對生死的豁達:「死亡又如何?就是永遠不再聯絡啊。」

     本科讀哲學的林宜澐說,其實小說就是「哲學的戲劇化」,展現的也是一種思考、一種世界觀,「小說探討到最終的主題,和哲學一樣,是死亡。」

     退休後,林宜澐生活更悠哉,終於讓他有了寫長篇的心情和準備。目前他正在撰寫大學教科書《哲學與人生》,讓他興起寫「哲學小說」的靈感,他興奮地說:「我想寫一部台灣版《蘇菲的世界》!」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