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- 閱讀專區

【點閱數:634】

獨立書店 戀書逐夢 徐子凡的獨立王國

內容

獨立書店 戀書逐夢 徐子凡的獨立王國

  • 2010-01-16
  • 中國時報
  • 【黃哲斌╱專訪】

 獨具特色從搖滾客到書店老闆,徐子凡都堅持反叛而浪漫的精神(圖)。「果菱派客來」除了賣書,店內的低功率廣播,成為他與社區的連結之一。(黃哲斌攝)

 獨具特色從搖滾客到書店老闆,徐子凡都堅持反叛而浪漫的精神。「果菱派客來」除了賣書,店內的低功率廣播,成為他與社區的連結之一(圖)。(黃哲斌攝)

      獨立書店能夠多獨立?瘋狂夢想可以多瘋狂?或許,你能問問「小肆」徐子凡。七十二年次的他原本是樂團吉他手、平面設計師,去年抵押老爸的房子,貸款開了 一家書店,不但有藝文講座、攝影漫畫展、小型演唱會,還有一個發射功率兩百公尺的社區電台;未來,他還要辦刊物、為懷才不遇的創作者出書。

     「這裡就是我的王國,領土三十八坪,歡迎台灣人民來拜訪。」自稱國王的徐子凡說。

     果菱派客來 公園旁的綠生活

     戴著髮箍,一臉酷樣的徐子凡,徹底顛覆你印象中的「書店老闆」。去年三月,在藝文空間裡擔任活動企畫的他,決定要創業,「我沒讀過非常多的書,但我有戀書癖。」高職美工科畢業的他,認為書籍是最美好的文化載體,因此想開一家小書店。

     於是,他在捷運永安市場站附近,找到這個公園旁的店面,父親非常支持他的夢想,借了五十萬元房貸,作為開店基金。「我很幸運,父母的教育觀念一直是『會飛就出去飛,而且不必回來了』。」徐子凡說,包括店內很炫的裝潢,都是父親與哥哥一起拿著鐵鎚、焊槍,全家通力完成。他唯一的哥哥也很酷,「他是汽車維修師,兼賽車手。」

      裝潢就緒,錢已經花完了,「大家掏掏口袋,都只剩兩百多元。」但徐子凡說,他一向沒在怕的,靠著出版社的認同與支持,書店開張了,還有現煮的餐飲吧台。 而且連店名都怪,「果菱派客來」,其實就是Green Park Life的意思,他期待在永和這個小公園附近,開展另一種新生活。

     「跟連鎖書店、網路書店不同,獨立書店應該提供社區另一種連結,另一種服務。」徐子凡說,大型書店裡「人與人無法交談」,但在他的店裡,顧客與他之間、顧客與顧客之間,常常為著某一本書就聊了起來,「好像一個即時的讀書會。」

     互動活動多 書畫展覽不插電

     他又舉例,「有位女性上班族透過網路推薦,從宜蘭跑來店裡,一口氣買了兩千多元的音樂相關書籍,因為我們已幫她歸納出音樂的重點書。」

     加上店裡有超大的放映設備,聊到某些書,例如最近引發話題的《HOME:搶救家園計畫》,徐子凡會放下工作,當場播放該書的DVD,與顧客討論書中傳遞的環境訊息。他又指著店內販售的《越南四方報》,雖是大型書店或超商眼中無利可圖的商品,卻是附近新住民重要的資訊管道。

      除此,徐子凡身邊聚攏一群漫畫插畫家、音樂或影像創作者,例如頗具網路人氣的米奇鰻,他們無償到店內展出作品或不插電表演,媒體觀察基金會也常在這裡辦 演講,讓小書店充滿流動的活力。就連店內的吧台兼廚師JJ也身懷絕技,「他原本就在餐飲業工作,而且是一個雷鬼樂團的主唱。」

     牆破迷你台 覆蓋率兩百公尺

      徐子凡還架了個迷你電台「牆破」,雖然覆蓋率只有兩百公尺,但節目錄音也會放上網路,不時吸引意外的訪客。創店時,原本只有他與JJ每周日各主持一小 時,後來有些朋友甚至熟客自告奮勇加入,「包括英文補教老師、電視台員工、動檢所職員」,他們談女性感情、島國音樂、中永和生活情報,接力串起七個小時的 節目。

     當然,現實不見得一切美好,書店至今還在虧錢,但因人事管銷成本低,「每個月都接近打平」,徐子凡最沮喪的,反而是「店內餐點太好吃了」,曾引起美食雜誌的報導,「於是有些客人一進門,就指名要點雞腿飯」,然後吃完就走,根本不在意店裡的書。

     於是,徐子凡推掉一些美食記者的採訪邀約,在店外張貼「我們是書店」的大大美術字,希望吸引真正的愛書人上門,「但有位常跑獨立書店的熟客評論說,我們是『最好吃的書店』。」讓他又想哭又想笑。

     亂市找縫隙 充滿流動的活力

      每天上午十一點忙到晚上十一點,十個月來,徐子凡只休過一天假,但他至今不感倦怠;相反地,他興致勃勃地連結身邊的音樂、圖文創作者,打算幫他們出書, 「我們這些人都是流亡者、被放逐者,因為不符合大眾市場的規則。」但他認為,網路對大出版社、連鎖書店的衝擊,遠大於獨立書店與獨立創作者,「在這個混亂 市場的縫隙裡,我們反而更有機會」。

     他還想策畫一本刊物《紙騙人》,希望凝聚這些創作者,掀動一些小小的社會波瀾,「台灣若是媽媽,我們這批人都是『問題兒童』,然而都很善良。」

     或許,你可以說他勇敢、說他愛作夢、說他有創意、說他不夠現實,但不管外界怎麼說,徐子凡繼續他「獨立書店之夢」,而且他相信自己正建立一個「微國家」,「發行貨幣比較難,我們會先發行自己的護照。」他是認真的。

獨立書店能夠多獨立?瘋狂夢想可以多瘋狂?或許,你能問問「小肆」徐子凡。七十二年次的他原本是樂團吉他手、平面設計師,去年抵押老爸的房子,貸款開了一 家書店,不但有藝文講座、攝影漫畫展、小型演唱會,還有一個發射功率兩百公尺的社區電台;未來,他還要辦刊物、為懷才不遇的創作者出書。(詳情請見中國時報2010-01-16)
TOP